您的位置: 主页 > O生活帮 >在职场家庭多仍遭不公对待 各界应更关注女性需求 >

在职场家庭多仍遭不公对待 各界应更关注女性需求


2020-06-27


在职场家庭多仍遭不公对待 各界应更关注女性需求
报道:潘丽婷、欧玉莲

在职场家庭多仍遭不公对待 各界应更关注女性需求

女性能顶半边天,政府近年来也致力推动提高女性权益的政策。图为配合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到来,逾5000人积极参与“第5届大马女子马拉松”活动。今年三八国际妇女节的联合国主题为“职场瞬息万变,需赋权女性:到2030年,实现性别平等”。许多受访者坦言,我国有许多职场或是家庭女性,依旧面对父权至上的社会带来不公对待。

尽管大马有64%女性接受高等教育,惟在职场劳动力却与男性有反差,特别是30岁后职场女性因婚姻与家庭关系而退下,职场男女工作比率为60:40。

他们说,许多人把家庭责任交由女性处理,包括照顾小孩与老人,使女性失去了工作的机会。为此他们鼓励政府及私人界关注职场女性问题与需求,包括设有育婴、哺育中心等,让女性继续在职场发挥。

另外,有者感慨社会有许多弱势女性被边缘化,遭排除或剥削,例如外籍配偶、外籍帮佣、原住民女性、女性难民,这些在社会地位上较为弱势女性,其劳动权益往往被忽视,无法享有平等工作尊严与权益保障。

无论如何,他们鼓励女性勇敢走出厨房与家庭,参与工作、社会、政治等领先,发出女性之声,追寻平权社会。 

隆雪华堂妇女组主席·黄玉珠
制定友善女权政策

尽管大马有64%以上女生接受高等教育;惟投入职场高峰期是大学毕业至30岁初头年龄阶段,之后劳动率一直下跌,不再回升,说明女性离开职场与婚姻或生育年龄是同一个阶段,以及女性一旦离开职场很难二度就业,或者超过35岁以上女性要投入职场的门槛变高。

其实这与社会对传统性别角色期待与歧视有关,“女人是最佳照顾者(caregiver)”她们在被迫或半强迫情况离开职场,回到家庭照顾孩子与老人。

此外,劳动市场直接排除或剥削的女性社群,例如外籍配偶、外籍帮佣、原住民女性、女性难民,这些在社会地位上较为弱势女性,其劳动权益往往被忽视,无法享有平等的工作尊严与权益保障。

工作让人有尊严,因此如何针对不同年龄、族群、社经地位女性需求,制定更友善的女权政策与机制,是政府与民间组织需要共同努力,以落实赋权女性,实现男女平等目标。

行动党莲花苑区州议员·张菲倩
提高女性参政权

趁着妇女节到来,我鼓励妇女勇敢走入职场,以她们的力量作出改变,追寻男女平权。

无可否认,在我国有许多职员女性面父权社会下所带来不公,甚至同样学历,在同一个工作环境受轻视,薪金远比男性少30%;也面对结婚生子后的贴身问题,如没有托婴或哺乳基建。

因此,希望政府与私人界可看重女性的经济贡献,特别是政府或政党应提高女性的参政权,让女性可站出来发表更多心声;例如国外就有许多女总理、女总统抬头。很高兴行动党积极提拔女性参政。

此外,我呼吁妇女、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加强保护妇女权益,特别是现有反力法及强奸法不符时宜,须女性证实阳具进入阴道方勾成强奸罪,让匪徒逍遥法外,无法抚平女性所受到的伤害;有必要重新检讨及修改。

森美兰同善福利协会会长·陈云栏
女性须“走出来”

其实女性的能力是不可以忽视,女性从结婚开始,要照顾的不只是丈夫,还有夫家、娘家及孩子,早上起床就忙到晚上。

不管是政治、职场或华团,都应给予女性机会,让女性与男性不分性别,平起平坐。

随着国家的进步,女性是必须走出来,不是困在家里,而且细心的女性是适合政治及商场的,因此不应该剥削女性的权利。

女性担任国家领导,其实也能够取得肃贪的作用,如今许多先进国的领导都是女性,而且外国许多大财团的高层也是由女性坐镇。

在经济不景的同时,男性应该与有能干及才干的女性一起努力提高国家经济。

芙蓉市议员、世界女性总商会森州分会主席·叶小瑂
不以性别论成就

女性现有的权益的确是不够,不过女人应该要自强,而且政经文教给予女性的固打应该摒弃,让女性凭本事与男性在各领域一较高低,不应以性别看个人成就。

其实女性在各个方面都能够胜任,而且是一股软实力,思维也比较细腻,因此女性不应被形容为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,而应该是身旁的女人。

男人也应该给机会女性,不要把太太送往家里往厨房,而是让他们也能够为社会发展贡献力量。

如今许多家庭已是双薪家庭,因此照顾孩子及处理家务事应该是双方的责任,不应只落在女性身上,家庭是共同的责任。

其实丈夫与妻子分担家务及照顾孩子,能够使到家庭更加融洽和谐,也能够促进夫妻关系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